您的位置首页 >> 医院文化 >> 文学之花 >> 《一九四六》

《一九四六》

发布日期:2017-02-22   作者:重症医学科 王林林

一九四六,至今,

这片土地,

都属于人民的。

精诚至深的一群,

爱你,却忙碌着,

奉献着杉木一般直挺挺的青春。

白衣是天空裁出的云朵,

血迹是跳动的火苗,

战乱之后,你得到了永生永世。

我们是追随你的一群,

白鸽,自由飞翔。

清晨的你,

像海浪一样的展开,

潮湿的时光被推着走向稀薄,

而你,有适应的姿态。

我的脚心,疼了一下,

脚印浅在浪花之上。

我想同你,

如风如雨,如浑浊的沙,

遨游世界所能到的每一个角落。

然而,我的阵地

就英勇在这一片热忱的红土上。

我不敢离开太久。

暮烟升起,

这一片土地上的美,

算人民的

你,夜的宁静被撕开,

黑暗的故事就着光点流入。

当整座城昏昏欲睡,

我叛逆的睡意啊,

别再用伤感的眼神祈求我,

我会狠心折断它睡梦的翅膀,

鲜血淋淋,

翌日,再做包扎吧。

我生来可敬的一九四六,

你是救世主的子嗣,

继续深入人心,

遍访千家万户,

带去安康与慰藉,温情脉脉。

我会继续劳作在你的盛名之下,

是个男人,也像个女人,

忙于耕田、狩猎,纺纱、织布之类,

仿若雌雄同体。

 

我在想,你的心思是如何想。

与其说,拯救是你的,

生存是人民的,是百姓的,

你却觉得,

倒不如说,拯救是彼此的,

传承的是善良人性的,

不朽的是生命敬畏的。更恰当。

一九四六的你,

人民的你。

时代变迁中,

你那冷雨夜也不会褪下的坚守,

责任系于一线。

那一份含蓄,和衣而憩,

我在试着,

更懂你七十载的春秋,沉与浮。


您还可以查看: